2021年03月18日
上一篇         下一篇

我的少数民族同学们

在兰州大学攻读硕士时,认识了这样一群少数民族同学,他们大多是来自国家实施的“少数民族高层次骨干人才计划”的同学。他们的热情朴实,对民族文化的传承和创新理念一直映在我的脑海里。

年年是来自广西壮族自治区的一名壮族小伙,他专修民族学。他说,民族的东西才是最值得研究和发扬的,希望能在科研机构继续研究民族学。带着两广口音的普通话是他最可爱的特点,每次在体育场见到他,他都会特别热情地打招呼,热情地邀请我们一起打羽毛球。虽说球技一般,但是球场上总是欢笑不断,确实是种不错的心情锻炼法。

“马总”是兰州“土著”,家底不错的回族小伙子。直爽大气,熟知兰州的一切好去处。常带我们去了解兰州,哪个巷子里的烤肉特别棒,哪家炒面非常正宗,小西湖一年中什么时候最美,黄河边哪儿的石头最圆,他都知道。每次聚会,也常是他埋单,如果不让他买,就瞪起大眼,拿出兰州主人翁的身份来:“你们几千里路远道而来,到我们家门口了,还不许我请你们吃个饭?”平时看似有一点不羁和随意,但是要说起他的专业——马克思主义理论,就像打开了一座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图书馆,从“陈有道吃墨水”到“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最新理论成果”,他总是侃侃而谈,引人入胜。

格格是个来自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胖乎乎的蒙古族女孩,肤如凝脂,观之可亲。她最大的特点,就是豪放——晚上在兰大本部学习完,要回到位于嘉峪关西路的兰大一分部的宿舍去,我们都叮嘱她小心。她拍拍胸脯,说:“看姐这身板,还不知道谁打劫谁呢!”于是,仰天大笑出门去。

玉荣来自肃南裕固族自治县,不过他不是我省独有的裕固族,是个藏族小伙子。家住祁连山下的他,常笑称家里有三千亩草场。他和哥哥都一路努力学习,从茫茫草场来到了省城兰州求学,而且都取得了硕士学历,是村里人的骄傲。给我印象最深的,就是他好读书。他喜欢电子书的便携,所以手里常拿着一部读电子书专用的平板,涉猎最多的还是哲学,尤其是西方哲学。

此外,我通过这些兰大的少数民族同学,还认识了很多在西北师范大学、西北民族大学等高校读研的朋友,汉蒙回藏,四海皆是朋友。毕业后,他们中有的成为了律师,有的成为了老师,有的继续读博深造……而且,这些少数民族同学有个共同特点,就是时时把继承和发扬民族文化作为己任,爱自己的民族,爱国爱家,不忘介绍自己的民族文化,不忘宣传家乡风俗特色,毕业后也不忘回馈故乡。

一支独放不是春,百花齐放春满园。在兰州大学求学的日子里,我有幸和来自全国各地的各个少数民族的同学们一起学习,不得不说是一种很特别、很值得怀念的经历。我国的56个民族犹如56块瑰宝,镶嵌于神州大地。每个民族的传统文化,都像是一座文化宝库,为我们的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提供着持续不断的力量,为我们社会主义文化自信增添新的生机。

□江离